逃离钻石公主号 乘客回国后被确诊 船员称都完了 扬州家园网
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扬州家园网
页面二维码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逃离钻石公主号 乘客回国后被确诊 船员称都完了

2020-02-22 02:40:00 浏览次数:202

导读 : ,日本一名议员在19日提出,应该让乘客下船后继续“在舒适的场所进行为期两周的隔离”。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对此回应,他理解这种“慎重的心情”,但他认为目前各方对新型冠状病毒知之甚少,如今应该从什么时

(原标题:逃离钻石公主号 乘客回国后被确诊 船员称都完了)

(原标题:逃离钻石公主号:走了的乘客仍新增病例,留下的船员说一切都完了)

历经14天海上隔离后,“钻石公主号”邮轮的乘客们得以重温双脚踩在陆地上的感觉。

2月19日至21日,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的乘客陆续告别“钻石公主号”。但病毒似乎不甘留在船上。部分乘客在回到自己的国家后,不幸确诊新冠肺炎。

随着确诊病例的增加,日本社会开始担忧,被允许下船后直接恢复正常生活的乘客是否存在扩大感染的隐患?一些质疑声也随之出现,有日本专家指出,船上的安全区和危险区已经混乱。

“钻石公主号”留下的还有仍未获准下船的船员。一位菲律宾船员在社交媒体上喊出“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下船”的诉求。他们何时能如愿?

离开时有人为邮轮拍照

“It was not judgement day only morning. Morning: excellent and fair.(这一天不是审判日,只是一个普通的早晨,美好而公正)”2月20日,美国籍乘客Matthew Smith在社交媒体上引用了书籍《苏菲的选择》中的一段话,形容他与妻子离开“钻石公主号”邮轮的日子。

这艘自1月20日启程的邮轮,由于有乘客下船后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于2月3日晚停泊在日本横滨港接受检疫至今。随着14天隔离期的结束,2月19日至21日,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的乘客陆续作别“钻石公主号”。

日本NHK的直播画面显示,21日10时许,乘客们戴着口罩,拖着行李箱或提上背包依次下船,走向码头停车场上的巴士。

逃离钻石公主号:乘客回国后被确诊 船员称都完了

日本NHK直播

期间,有乘客驻足,用手机拍下了静静停泊于港口的“钻石公主号”。在过去的十几天里,他们曾与这艘18层高的邮轮一起,成为船下媒体镜头中的焦点。

一位来自日本群马县的70岁男子下船后对媒体表示,很难继续留在一个房间里生活了,现在只想要慢慢放松一下。

一名来自静冈县的66岁男子和他的妻子一起下船,21日凌晨1时许,他们拿到了阴性的检测结果,意味着他们能够在最后一天离开邮轮。他对媒体说:“我觉得仍然需要留在船上的船员很辛苦,感谢他们的服务。”

他补充说道:“缺乏公开信息让人感到不安,应该有更好的方法在感染扩大前让老年人下船。”

实际上,并非只有这位老人对船上的防疫工作感到不太满意。2月17日上午,乘客们曾通过“紧急网络”公布一封紧急请愿书,指出船上存在的各种问题,“由于现场临时状况频发、信息错综复杂,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我们目前完全不清楚援助的具体内容、以及乘客可以接受哪些服务,难得的社会资源到目前为止却还没有被利用。”此外,乘客们指出,即使在14日派发了手机,但是船上的老人们并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因此他们在出现状况后没有得到细致和及时的帮助。

尽管如此,大部分乘客还是结束了囿于一室的隔离期。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19日和20日下船的乘客分别为433人、274人,21日约有450人下船。

不过,这艘载着2666名乘客抵达横滨港的邮轮上,还有部分乘客未能离开。曾与感染者密切接触的乘客需继续留下隔离14天。

返国后仍不断增加的病例

在19日大批乘客开始获准下船前,已有部分乘客搭乘政府包机回国。但离真正重获自由之前,他们还有新一轮14天的隔离。

16日晚,约340名美国籍乘客带着行李下船,分批次乘坐巴士前往日本羽田机场。当晚,横滨下起了小雨,不佳的天气没有影响他们得以离开的好心情。

逃离钻石公主号:乘客回国后被确诊 船员称都完了

当地时间16日晚,部分美国籍乘客下船。图源@Matthew Smith

乘客Matthew Smith在社交媒体直播了美国籍乘客的撤离过程。期间,Matthew听到一名美国人向外大喊“让我离开这艘船”,他看到对方没有带口罩,而且和另一名相邻阳台上的乘客互相交谈。

Matthew匆匆回到房间里,他认为如果船内发生二次感染,便是因为有人没有遵守隔离的规则,他也不会和这部分人一起坐上大巴离开。Matthew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们坐上撤离的大巴和飞机,与未完成14天隔离也并未做病毒检测的人在一起,这样会构成风险。

17日早上,两架用于撤离“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美国籍乘客的包机,相继出发前往美国。事后,一名乘客向美国媒体表示,“飞机上每个人都挨着坐,距离很近。没有人接受过体温测量,似乎很危险”。

危险的消息随后传来。2月17日,美国当局表示,撤离的人员中,有14人在新冠肺炎感染检测中,结果呈阳性。3天后,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表示,该院收治观察的13名“钻石公主号”邮轮的美国乘客中,有11人感染新冠肺炎,其中有些人还没有任何症状。

Matthew所担忧的风险继续在乘客撤离“钻石公主号”后发生。

2月19日晚,170名澳大利亚籍乘客离开“钻石公主号”。他们搭乘包机归国后,被送到澳大利亚北部城市达尔文隔离14天。

次日,日本披露,“钻石公主号”邮轮有两名患新冠肺炎的乘客死亡。这两名患者为一男一女,均为80多岁,均患有基础疾病,曾在2月11日、12日下船后入院接受治疗。

这是该邮轮首次出现死亡病例。听到这个消息后,正在达尔文隔离的澳大利亚乘客Clare感到后怕,“这提醒我们正确的隔离是多么重要”。

确诊病例仍在扩散。2月21日,澳大利亚卫生部门表示,撤离回国的澳大利亚乘客中,有两人抵达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恐慌由海上蔓延至陆地

与国外乘客回国后需继续隔离14天不同,“钻石公主号”上的日本籍乘客下船后,便可以开始正常生活。

1月19日上午,443名乘客从船上陆续离开,其中约9成为日本籍乘客。

在码头停车场上,已有10余辆巴士在等候。这些巴士在11时启动,将大批乘客运送到附近的横滨站等公共交通枢纽。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该省将在未来数日里,通过电话对这些乘客的身体状况进行确认。

有日媒采访了19日上午下船的乘客,其中一位乘客表示不会马上回家,而是约上朋友到寿司店聚餐。

这些举动引起了日本国内民众的担忧。

据日媒报道,日本一名议员在19日提出,应该让乘客下船后继续“在舒适的场所进行为期两周的隔离”。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对此回应,他理解这种“慎重的心情”,但他认为目前各方对新型冠状病毒知之甚少,如今应该从什么时候开始计算隔离期,难以决定。他强调,此事“由我和政府负责到底”。

与此同时,有日本专家披露了“钻石公主号”上疫情防控不足,缺乏专业指导的情况。

2月18日晚,日本神户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发布了一段约14分钟的视频,介绍自己于18日登上“钻石公主号”工作一天的情况,指出“钻石公主号”上的安全区和危险区已经无法区分,且由于缺少传染病防控的专业指导,船上的工作人员、检疫人员等没有严格执行穿戴防护服和口罩的规定。

逃离钻石公主号:乘客回国后被确诊 船员称都完了

日本神户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

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19日的记者会上回应称,日本政府已经采取了一切措施,防止疫情扩大。但对于“安全区和危险区已经混乱”的质疑,菅义伟称“无法用是或否来回答”。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厚生劳动省20日发布发布消息称,曾登上“钻石公主号”邮轮执行公务的一名厚生劳动省职员及一名内阁官房职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此前,日本厚生劳动省在12日也披露了一名检疫官已感染新冠肺炎。该检疫官员被证实采取了不适当的行动,包括戴着手套擦汗,重复使用口罩等。

截至目前,日本国内已累计3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钻石公主号”上则累计确认634名感染者。

留下的船员称“需要的只是下船”

当地时间2月21日,“钻石公主号”上最后一批符合“核酸测试呈阴性、未密切接触感染者”标准的乘客将下船。但船员仍未获得下船的批准。

据日本经济新闻19日报道,多名政府相关人士透露称,对于确认发生集体感染的“钻石公主号”邮轮,日本政府决定让该邮轮上的船员在船上的客房内再隔离14天。期间,病毒检测呈阳性的船员可下船到医疗机构住院。

2月20日,公主邮轮公司向南都记者发来一份官方声明表示,待所有乘客下船之后,如果日本政府要求对船上工作人员进行隔离,公司将遵循与乘客相同的隔离和检测规程。隔离期间,邮轮上的所有工作人员将继续获得补偿,并在解除隔离后,获得两个月的带薪假期。

但对于有的船员来说,下船是此刻最希望的得到的通知。

2月14日,一位来自菲律宾的船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则在厨房里跳舞的视频。彼时,他还持着乐观的心态说道:“我们依然想法设法保持微笑和跳舞。”

随着船上的乘客逐渐离去,2月20日,这位菲律宾船员在社交媒体上打出了“带我们回家”的标签。

当天,他发布的一张图片中写道:“每一天,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在很少会接触到其他人的区域,比如后厨,也开始有人受到感染。我们完全不知道病毒在哪里,但是我们知道,一切都完了。我们感谢公司所做的一切努力,让我们依旧保持着希望。但是现在,我们需要的只是下船,以及来自外部的支持。”

2月19日,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NIID)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计划于2月19日隔离期结束的末期,新冠肺炎的传播主要发生在船员之间或者客舱内部。

逃离钻石公主号:乘客回国后被确诊 船员称都完了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NIID)报告

该报告还指出了船员们面临的困境。隔离期间,为了维持船上的运转,一些船员需继续提供必需的有限的服务,这导致了一些船员没有办法和乘客一样完全隔离。

报告中的图表数据显示,感染新冠肺炎的船员的人数在2月10日起连增三天。

更多社会热点 相关推荐
评论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