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这种英雄扎堆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扬州家园网
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扬州家园网
页面二维码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这种英雄扎堆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2020-01-10 16:23:19 浏览次数:407

导读 : 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你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趣历史小编告诉你。 一、 提起秦始皇,可以想到谁? 首先是商鞅、白起,紧接着可以带出刘邦、项羽、韩信、张良......上至商鞅变法下至楚汉战争,都能以秦

(原标题: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这种英雄扎堆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你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趣历史小编告诉你。

一、

提起秦始皇,可以想到谁?

首先是商鞅、白起,紧接着可以带出刘邦、项羽、韩信、张良......上至商鞅变法下至楚汉战争,都能以秦始皇为圆点连接起来。

猛人扎堆,雄主也扎堆。

战国末年的大争之世,秦国有秦孝公,赵国有赵武灵王,中间的秦始皇属于一强多弱,所以碾压关东六国。

后来楚国冒出项羽,偏偏有刘邦和他做对,两人以江山为舞台,演绎一场精彩绝伦的神话。

其间国际也不太平。

北方草原经过多年整合,出现“控弦40万”的冒顿单于,曾经把刘邦包围在白登山,让喜提皇位的刘邦吃大亏。

岭南有赵佗。

哥们趁着中原大乱,关闭通往岭南的道路,关起门来做了几十年土皇帝,汉朝几代君臣都奈何不得,硬生生活了104岁。

再过几十年,又有汉武雄风大杀四方。

秦皇汉武、刘邦、项羽......哪个不是自带流量的大IP,正是他们的精彩表演,让秦汉之间的改朝换代精彩万分。

雄主可以千古留名,是因为所处的时代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成功的流芳百世,失败的遗臭万年。

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这种英雄扎堆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800年后,各国雄主再次扎堆出现。

中原经过魏晋南北朝的纷争,留下很多事情需要扫尾,杨广想毕其功于一役,结果搞得灰头土脸。

继其的李世民,更是威震四夷的天可汗,活着的时候名声就传到印度,堪称大唐的第一男神,活着的传奇。

北方的突厥也想学鲜卑前辈,登上中原快速发展的列车,冒出几个特别有名的可汗,可惜遇到的是李世民。

来吧,到长安跳舞吧。

如果中原百姓认可杨广、李世民、突厥可汗是雄主的话,那么看待高句丽的眼神,完全像关爱一个沙雕。

可偏偏是小小的高句丽,硬生生扛住杨广和李世民的轮番攻击,让中原大军数次无功而返。

在高句丽百姓的眼中,大王是妥妥的雄主。

雄主们站在历史的镁光灯下,显得格外耀眼,让他们前后的时代都黯然失色,那时的人也成为不受关注的小透明。

所以喽,庸主也是扎堆的。

当然,这里的庸主不是平庸的意思,而是相对来说功业不大,名声不响。

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这种英雄扎堆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二、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战国乱世,经过楚汉战争的洗牌,最终以吕太后之死收尾。“丰沛故旧”掀起清除诸吕的政变,扶持汉文帝登基。

那些精彩的故事再也没有了,性格鲜明的人物基本泯然众人,之前的喧嚣犹如烈日当空,如今迎来长久的暗夜。

世界太平,开始没有事情可做。

开创世界的宏大蓝图,被“萧规曹随”取代,保本稳增长代替征伐四方的豪情,这样的时代出不来雄主,也没有猛人。

这样的时代,各国都没有大IP。

汉朝的两代君主开创“文景之治”,属于集体的功业,汉文帝到底有什么爱好、汉景帝有多少红颜知己、朝中有什么厉害的人物?

不好意思,除了特别感兴趣的爱好者,大部分吃瓜群众都不知道,他们在史书中注定是小众冷门的。

他们没有刘邦和项羽的知名度大,也没有丰沛功臣的事业成功。

北方草原在冒顿去世后,经历43年的漫长沉寂期,你可能知道统一匈奴的冒顿单于,但面对老上单于、军臣单于可能会想:

“这特么是谁啊?”

其实他们和文景是同时代的人。

至于岭南更不行了,赵佗去世之后,谁还在乎下一代是谁?

类似的还有宋朝。

赵匡胤和李煜之后,宋朝开启漫长的休养生息时期,宋真宗、宋仁宗的存在感很弱。

如果不是评书给他们编段子,以及一票文学大咖的助攻,恐怕他们的存在感还要弱一些。

而那个时候的辽国皇帝是耶律洪基。

如果不是金庸老爷子把他写入《天龙八部》,并且虚构为乔峰的大哥,恐怕更没人知道他。

宋朝的下一次露脸,还要等到靖康之变。

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这种英雄扎堆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三、

为什么雄主和庸主、猛人和蠢材都是扎堆出现呢?

因为时代在变化。

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和人口出现饱和,周围各国也形成存量社会,就会出现激烈的对外争夺,或者转移矛盾,或者保护生存空间。

这种激烈的对抗和碰撞,可以让参与其中的人得到极大锻炼,庸人也可以成为栋梁,天资卓越者更是一飞冲天。

曾经占据高位的酒囊饭袋,只会被残酷淘汰。

经过休养生息的汉朝,国内也进入存量搏杀,黄河流域再也没有新的增长点,而多年遭受欺负的压抑,让汉朝子民蠢蠢欲动。

走出国门,就成为汉朝的新出路。

恰好匈奴也差不多,多年太平让草原牛羊繁盛,人口众多,为了寻求更多的利益,出击西域和中原成为最好的选择。

汉朝和匈奴迎头相撞,产生激烈的争夺,一个存量搏杀的大时代拉开帷幕。

正是如此残酷的时代,才能造就雄主汉武帝,以及卫青、霍去病、桑弘羊、张骞等猛人。

有了这些人,时代才如此闪耀。

一旦各国有庞大的增长空间,大概率不会向外输出,大家都忙着在家里偷吃,谁有空搭理你啊。

这就是庸主扎堆的时代。

由于宅在家里没有事情可做,也就没有残酷的竞争,君臣也得不到锻炼,更不会有名留青史的功业。

那些赫赫有名的雄主和猛人,基本都生活在存量搏杀的时代。

他们用一代人的时间厮杀完毕,又出现新的增长和生存空间,世界再次进入宅的状态。

战国为什么竞争激烈?

生存空间基本探索完毕,想要扩张只能在内部进行,于是杀的尸横遍野。

刘邦项羽生活在秦始皇的高压社会,一旦压力骤然失去,必然会出现疯狂的反弹,等杀到人口大幅减少,大家都消停了。

李世民的时代也一样。隋朝内部的人口土地极其饱和,突厥和高句丽也在寻求扩张,内卷和存量撞到一起,诞生了隋末大乱世。

等内卷和存量消失后,贞观盛世就来了。

相比知名度特别高的贞观将相群体,高宗将相的知名度不是很高,就连皇帝也被武则天的光芒掩盖,正是这个原因。

世事就是轮回。

特别穷的时候,其实不必太悲观,大概率以后是几十年的太平日子。

特别富有的时候,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激烈的纷争很可能把所有人卷入其中,并且和雄主猛人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而这种时代往往有一种特征,各个国家都会有雄主崛起。

就像之前说的,雄主扎堆的时代。

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这种英雄扎堆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四、

面对即将到来的残酷竞争,仿佛大家都有预知一样,纷纷在王朝中期进行改革和变法。

这是财政大臣和酷吏的专场。

一个整顿经济,一个整顿人事,成为雄主手中的利刃,三驾马车一起发力,打造应对残酷竞争的豪华战舰。

比如汉武帝和桑弘羊、主父偃。

武帝朝一改“文景之治”的软弱涣散,迅速组成强势政府,并用董仲舒改造过的儒家替代无为的黄老,完成意识形态的刷新。

向来都很保守的汉朝,变得进攻性非常强。

唯有如此,才能在和匈奴的竞争中占据上风,才能出兵西域南征百越。假如汉朝不是雄主当国,恐怕也没有强汉的来源。

中原王朝只要内部整顿完成,利用集权朝廷随意调配资源,往往可以赢得国际竞争的胜利。

而没有经过中期整顿的王朝,结果很不好。

宋朝的“王安石变法”没有成功,导致宋朝党争激烈,内部消耗伤害国家元气,最重要的是资源分散,没有能力应对竞争。

最终只能被金国、蒙古一波带走。

明朝“张居正改革”基本失败,当时的人并不知道最终结果是什么,直到1644年才揭晓谜底。

这么看来,历代王朝在存量和内卷的残酷竞争中,只有汉武帝朝做的最成功。

最幸运的莫过于蒙古帝国。

诺大世界中有数十个国家,竟然都像熟透的果子一样,软弱涣散的不堪一击,宋朝还算表现好的,硬扛了几十年。

反而是崛起于草原的蒙古完成整顿。

那些逐水草而居的部落被打散,世袭的领袖被撤换,改组成为大汗统一调配的千户,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战斗力。

一超多强的格局,让成吉思汗的威名达到顶峰。

不过蒙古的扩张达到极限以后,也出现内部争夺的趋势,成吉思汗的儿孙们先后分裂,世界帝国名存实亡。

独占中原的元朝没有余力开拓疆域,蒙古权贵开始面临内卷和存量,在醉生梦死中等来朱元璋的致命一击。

然后下一个轮回开启。

为什么刘邦的朋友都很厉害?这种英雄扎堆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

五、

历史不会重复,但内在规律是相通的。

当社会发展存在增量的时候,国家之间往往没有兴趣对外扩张,基本是守着一亩三分地闷声发财。

一旦内部增量耗尽,存量和内卷的趋势逐渐凸显,大家纷纷把目光对准外部,开始大规模的国际交锋。

那些耀眼的雄主和猛人在此时登场。

更诡异的是,国家之间的发展基本是同步的,造成庸主扎堆和雄主扎堆的奇特场景。

用这个规律分析历史,几乎无往不利。

我们生活的年代,也不能脱离类似的轮回。

世界各国在二战中元气大伤,不论国际或者国内,大家都有很大的生存空间,所以竞争不是很激烈。

尤其是苏联谢幕之后,美国的角色类似于蒙古,在一超多强的世界格局中纵横捭阖。

二战结束至今75年,曾经元气大伤的列国已经在增量社会中恢复,再加上科技的发展,极大扩充了人类的生存范围。

但凡事都有上线。

如今科技发展暂时停滞,就业、人口、经济也接近饱和状态,已经无限靠近存量社会。

根据历史规律,大规模的搏杀已经到来。

这也是我们这代人的历史进程。

既然知道了历史的进程,那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我们的先辈曾经骑骏马征伐四方,在残酷的竞争中取得胜利,说出“日月所照,皆为臣妾”的豪言壮语。

我们的先辈也曾在蒙古、满洲骑兵的屠刀下呻吟,在残酷的竞争中一败涂地,两次亡国。

所谓竞争,无非是输赢两条路。

在平稳的农业时代,赢家不一定通吃,输家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可在讲究积累的工业社会,输了就是输了。

所以这一次,我希望能在几十年后看到胜利。

更多综合频道 相关推荐
评论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